‘陪伴’与“啃老”的区别

今天有个网友问我:陪伴跟啃老到底有什么区别?

原因是昨天她跟弟弟大吵了一架,弟弟今年42岁,早已结婚有孩子了,可依旧每天去父母家蹭吃蹭喝,自己家从来不做饭,也不给父母伙食费,更不做任何家务,就是那种吃完一抹嘴就走的那种,但是还要我出钱给父母养老,我心里特别不爽,父母一直都是重男轻女,我这么多年,买房买车,结婚生娃,他们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分钱,父母这些年的工资也全部补贴给弟弟一家子了,我就很不乐意,于是我们就吵起来了,我说弟弟一家子是啃老族,弟弟却强词夺理的说他是怕父母孤单才去陪父母吃饭了,还说他孝顺才一直没有分开了吃饭,还说我不孝顺,都很少回去陪父母,现在出点钱怎么了?

可她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弟弟,因为她也说不清啃老跟陪伴具体的不同之处,表达不清楚。

首先:什么是陪伴?

陪伴里面更多的是照顾成分,也就是:干活。

例如你弟弟每天去父母家吃饭,但他都会每个月给生活费,然后还帮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的家务,例如吃完饭帮忙洗洗碗,拖拖地,陪父母说说话,那么这便是:陪伴父母。

就像父母小时候陪伴孩子,难道只是跟孩子在一个屋子里自己玩自己的手机叫陪伴?肯定是需要通过陪孩子玩耍来互动,并且照顾孩子的情绪跟生活才叫陪伴。

其次:何为啃老?

就是蹭吃蹭喝呗。

什么叫蹭吃蹭喝?就是不给钱呗。

啃老跟真正陪伴父母的人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

陪伴父母的:勤快会积极主动的帮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的事并且会给父母一定物质经济上的补贴。

       啃老的::属于根本不会帮父母主动干活且不会有任何形式上的经济补贴,而且很多还要跟父母要经济上的补贴。

(对,啃老族就跟养在猪圈里的一样一样的)

最后:什么样的人会成为啃老族?

啃老就是因为本身自私自利且懒惰,这些本性必然会导致他们选择啃老,因为除了父母没人会愿意被他们无止境的占便宜,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什么廉耻心的,能不干活,能不花钱就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那么这类人必然不会觉得自己白吃白喝,还让你出钱有什么不对或过分的。

子女啃老跟父母的教育观念有很大关系,这种家庭的父母要么重男轻女,要么溺爱子女,总之都是有很大问题的。

那么对于你弟弟这样的情况,你如果不想出钱,也着实没必要出钱,完全可以不用理睬,实在不想听他废话,直接拉黑他的联系方式就行了,反正你也不可能指望到他对你有什么帮助,有些亲情只是因为血脉而已,实际并无什么关联。

如何陪伴“抑郁症”的家人或朋友

(一)识别危机状态
前面说过,抑郁症会大大增加人的自杀风险。而曾经有一个调查说过,在自杀完成的人群中,只有极个别的人是冲动自杀。而几乎所有自杀完成的人,都有过深思熟虑,而在自杀之前,都有过这样或者那样的求救信号。
只是我们作为他们身边的人,无论是恐惧、慌张、或甚至是善意,错失了救助的良机。
所以,当一个人告诉你,说他觉得生命无趣,觉得死亡是种选择的时候。请你一定,停下来,认真地去询问他的感受,询问他是否有自杀的计划。不答应替他保密,24小时监护,寻求专业机构(自杀危机干预中心附相关机构联系方式在文章最后、医院、警察局)的救助。
倘若你去倾听,去提问,去讨论死亡,无论你是否真的改变他们的意图,他们在那个时候,那个地方,他们内心的声音,伤痛,是被人听到了的。而你的“不保密”(明确告知你会和帮助他和专业的危机干预机构、重要他人取得联系),也对于他们来说,敞开了一条和外界联结的可能性。
你的关注,和承认他的绝望,这不一定足够,但是能够带来希望。

(二)做个温暖的朋友
我讲了这么多理论。大家也都听累了。休息休息,我给大家讲个故事。
有一个小男孩,很晚才回家,妈妈问他做什么去了。他说他今天去安慰了隔壁家刚刚丧偶的老爷爷。妈妈很惊讶,问他,你是怎么安慰爷爷的?因为即便妈妈作为一个成人,也觉得老爷爷的丧失太沉重,不知该如何安慰。
小男孩说:“我骑车路过老爷爷家,看见他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哭,我于是把车子放在一边,爬上老爷爷膝盖,跟他一起哭”。
这个小男孩是个天生的治疗师。其实我们每个人生来都是。只是我们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学习到这样那样的道理,有了这样那样样的价值观。我们每每要感受情绪的时候,大脑便跳出来,指手画脚:说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你那样想是消极的,你看你拥有这么多东西,你看你有那么多人关心你。你不该再难过了。
于是我们就生生给别人/自己,加之一条罪名,你不该难过这么久,你该快快好起来。
而小男孩做的,是特别天然的“Empathy/共情”:我懂得你难过,而不指手画脚;我陪你哭,而不急于让你变成我所期望的样子。
而“Empathy/共情”(也作同理心)这个概念,是所有心理咨询师在长成的过程里面,要经受大量、大量的训练,才慢慢能够努力去做的一件事情。
我最喜欢的,关于共情的描述是:你从TA的眼睛里面,去看TA的世界。
我在做学生的时候,看岳晓东老师的《登天的感觉》,自序里面写了大概这样的话:说,年轻的时候觉得理解一个人是多么容易一件事情,而做咨询越久,越发现,一个人去理解另外一个人,是多么、多么困难的事情。就好像登天的感觉。
后来我也开始经受共情的训练,开始尝试去理解我的来访者。我愈发感受,“理解”之不可能。因为你就是没有经历过TA的经历,没有感受过TA的感受。无论你如何用力,另一个灵魂之处,你终是无法到达。
可是我们能尽力地去共情的目的,并非去完成这个不可为之事。我们与他人共情所带来的陪伴,更重要的,是能够帮助他去理解他自己。
朋友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是1970年左右的时候,个人电脑还没有出现。有程序员根据人本主义治疗流派的理论,做了一个程序,叫Eliza。这有点像现在的Siri。
这个程序能够跟你对话。TA说话的方式,是提一些很概括的问题,或是将你说的话,重新组织一下,重复给你听。
比如你说,我今天很难过。Eliza就回复说,噢,今天你很难过。
你说,我不喜欢吃巧克力,它让我发胖!Eliza就回复说,巧克力会让你发胖,你不喜欢。
看起来都是些正确的废话,却有着出乎意料的作用。
实验者让一些人来使用这个程序,收集反馈。有趣的是,绝大多数人坚信,这台冰冷电脑后面一定坐着一个,这个世界上最理解他的人。
所以很多时候,如果我们能小小放下我们内心的评判、价值观,仅仅用些小的方式,给对方陪伴。这就足以让对方感觉温暖,找到自己力量了。

所以,回来我们的主题。
1)当你身边的朋友心情不好的时候,请你:
*理解TA的感受,承认TA的痛苦
*不“期望”TA按照我们的方式和速度快快好起来
*帮助和鼓励TA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
我们特别擅于给朋友打些鸡血,说,你看你拥有这些拥有那些,你还有这么多好的东东,不要难过了;说其实这不过是小事一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抑郁症的来访者往往本身很聪明,又擅于假装自己“很好、没问题”。在生病的状态下,盲目的乐观鼓励,只能让他们雪上加霜。相比“打鸡血撒阳光”式的开导,他们更需要身边的人来承认他们的困境,关注他们的内心苦痛。
若你真的希望TA好起来,请你,帮助TA来表达TA真实的感受。
2)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做自己温暖的朋友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当自己脆弱无助抑郁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小男孩”,不评判不期望地陪我们哭。不幸的是,我们并不能要求身边的朋友个个都变成“小男孩”。
可是,有幸的是,即便我们可能没有这个“小男孩”,但是我们都有我们自己。
我们学了这么多如何爱别人的方式,我们亦可以,像爱别人一样,来疼爱自己。

当我们自己抑郁的时候:
*寻求好的支持(信任的朋友家人)
*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做一些自己可以掌控的事情
*必要的时候寻求专业的帮助
很久之前,我在一个工作坊上听到过一个女孩子分享的“333”。每天散步30分钟,每天晒太阳30分钟,每天三顿饭和人一起吃,能够有效地改善自己心情。
结束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相互之间还手写书信。每次信的开头都说,最近好吗?信的结尾都说,祝你快乐!人们都有单纯的愿望,祝你天天开心。可是越长大,越觉得这分明是种奢侈。没有谁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开心,没有谁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顺利。
“当痛苦敲你家门的时候,你告诉他这里没有他的位子,他会回应你,不用担心,因为他自备了板凳。”(奇诺瓦.阿切比,《箭神》1967,p84)
幸运的是,尽管我们无法改变痛苦,却可以增强爱自己的能力。我们学了这样多如何去温暖他人,关爱别人。请你像关爱别人一样,来疼爱你自己。